您的当前位置:奥门金沙网址 > 北京校园篮球大赛 >

文章详情

时间:2019-09-11

  

文章详情

  四百七十五、心不妄取过去法,亦不贪着未来事,不于现在有所住,了达三世悉空寂。

  六十五、若观佛作清净光明解脱之相,观众生作垢浊暗昧生死之相,作此解者,历河沙劫终不得菩提。

  三百一十五、言穷虑绝,何果何因;体本寂寥,孰同孰异。唯忘怀虚朗,消息冲融。

  五百二十七、无法,无本心,始解心心法,法即非法,非法即法,无法无非法,故是心心法。

  十二、信得心及,见得性彻于日用中无丝毫透漏,全世法即佛法,全佛法即世法,平等一如。

  六百〇四、妄念纷飞之际,正是做工夫时节。旋收旋散,旋散旋收,久久纯熟,自然妄念不起。

  一百〇六、佛说:我以妙明,不灭不生,合如来藏。而如来藏惟妙觉明,圆照法界是故于中,一为无量,无量为一。小中现大,大中现小。不动道场,遍十方界无尽虚空。

  三百六十九、次于自身善起防护,不应放逸,于刹那中有少动念,应当观察,以正智钩制令正住。

  七十二、人生是一场苦旅,总会有很多心酸不能说。沉默,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,微笑,是一个人最好的伪装,从现在看过去,会看见无知,从检讨看内心,会看见成长,从随缘看事物,会看见自在,从善念看他人,会看见慈悲,从知足看人生,会看见珍惜...众生皆苦...

  二十一、譬如蜂采花,不坏色与香,但取其味去,比丘入聚然,不违戾他事,不观作不作,但自观身心,若正若不正。

  二百五十九、佛即心兮心即佛。心佛从来皆妄物。若知无佛复无心。始是真如法身佛。

  二百九十八、受得一分委屈,消得一分业障,开得一分智慧。任人取我头去,截我饭碗,更不能顾。

  五百九十八、凡夫志量狭妄,说有难易。离相如虚空,尽契诸佛智。戒相亦如空,迷人自作持。病根不肯拔,只自弄花枝,要识病么?不是别物,只是个执难执易。

  五百五十四、.欲知佛境界,不假庄严修证而得。当净意根下,无始时来客尘烦恼之染,如虚空之宽旷,远离意识中诸取虚伪不实妄想,亦如虚空,则此无功用妙心,所向自然无滞碍矣。

  四百九十九、不离当处常湛然,亲切无过此语,觅则知君不可见,但于当处湛然,二边坐断使平稳。

  二百〇九、念佛无非念自心,自心是佛莫他寻。眼前林树并池沼,昼夜还能演法音。人人自己天真佛,昼夜六时常放光,别起眉毛观见得,何劳特地礼西方。

  三百五十八、你今闻发菩提心,将谓一个心学取佛法,唯拟做佛。任你三祗劫修,亦只得个报化佛,与你本源真性佛,有何交涉。

  三百一十三、不见垢法可厌,不见净法可求,不见众生可度,不见盘可证,不作度众生心,不作不度众生心,是名最上乘。

  三百四十六、妙湛圆寂,体用如如,五阴本空,六尘非有,不出不入,不定不乱,禅性无住,离住禅寂,禅性无生,离生禅想,心如虚空,亦无虚空之量。

  二百〇五、道元圆成,不用修证。道非声色,微妙难见。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不可向人说也。唯有如来能知。

  九十六、忍苦捍劳,繁兴大用,虽粗浅中皆为至实,惟贵心不易移,一往直前履践将去,生死亦不奈我何。

  二百二十六、佛是众生药,病生病除,药亦无用。病(病字头里面一个差)药除佛魔俱扫。始于此大事因缘有少分相应。

  一百二十、夜夜抱佛眠,朝朝还共起,欲识佛去处,只这语声是。苟能念念不忘,心心弥陀现前,步步极乐家乡,何必远企十万亿土。

  一百九十一、做工夫不但不起凡情,亦不起圣解,所谓行起解绝,不令知解才绕心中。

  五百四十三、迷则人随于法,法法万差,而人不同;悟则法随于人,人人一致,而融万境。

  一百二十五、夫众生处处执着,一言执着,便有能所。就能执一面言,无非妄念。就所执一面言,便是诸法。

  七十五、一切诸众生,无始幻无明,皆从诸如来,圆觉心建立。犹如虚空花,依空而有相,空花若复灭,虚空本不动。

  二百四十七、一切处无心是净;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,名无净;得无净时,亦不得作无净想,是无无净。(无净无无净,即是毕竟净。)

  四百六十七、不求名利不求荣,只么随缘度此生,一个幻躯能几日,为他闲事长无明。

  十七、然迷悟更依真妄相持。若求真去妄,如避影以劳形,若体妄即真,似处阴而影灭。若无心妄照,则万累都捐,若任运寂知,则众圆起。

  二百八十六、契证佛祖妙道,最宜上智利根,忘怀体究,不坠机境,直下拔萃超群。

  一百八十五、百丈禅师:「夫读经看教,皆须宛转归自己,但是一切言教,只明如今鉴觉自性。

  六百〇三、取相之病若除,则内而五蕴,外而山河等一切法,便如楞严经所说咸是妙净明心净明体。

  四百六十二、佛不见身知是佛,若是有知别无佛,智者能知罪性空,坦然不怖于生死。

  四百二十九、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有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

  五百六十七、如来五眼:见色清净名为肉眼;见体清净名为天眼;与诸色境乃至善恶,悉能微细分别,无所染着,于中自在,名为慧眼;见无所见名为法眼;无见无无见名为佛眼。

  三百三十五、闭目不见色,内心动虑多,幻识假成用,起名终不过,知色不关心,心亦不关人,随行有相转,鸟去空中真。

  一百四十六、大圆镜智性清净,平等性智心无病,妙观察智见非功,成所作智同圆镜。

  五百六十二、世间万事莫非对待,于此中,看破其莫非彼此相形而有,既皆相形之事,则是一切虚幻不实,有即非有矣;然而不无幻显现,非有而有也。顾既超乎其表,是为不着,不如是不能证绝对之性体,此大智也;随顺其中是为不坏,不如是不能救轮回之众生,此大悲也。

  五百七十、迷时师度,悟时自度,只合自性自度。听法顿中渐,悟法渐中顿,修行顿中渐,证果渐中顿。

  三百三十、大道体宽,无易无难,小见狐疑,转急转迟,若达大道体宽,廓然同太虚空。

  二百一十八、作在心,秧在身,不须怨诉更尤人,欲得不招无间业,莫谤如来正□□。

  五百四十八、见性是佛,性在作用,在胎曰身,处世曰人,在眼曰见,在耳曰闻,在鼻辨香,在舌谈论,在手执捉,在足运奔。遍现俱沙界,收摄在一微尘,识者知是佛性,不识者唤作精魂。

  二、傅大士偈云:夜夜抱佛眠,朝朝还共起,坐起镇相随,语默同居止,纤毫不相离,如身影相似,欲识佛去处,只这语声是。

  三百七十一、重昏巨散,翳动定明,不可随,不可畏,随之将人向恶,畏之妨修正法。

  一百〇五、境缘无好丑,好丑起于心,心若不强名,妄情从何起?妄情即不起,真心任遍知。随心自在,无复对治,即名常住法身。

  七十四、诸佛菩萨与一切蠢动含灵同此大涅盘性。性即是心,心即是佛,佛即是法。

  三百五十六、于一法中,而生种种见,如此功业,由行为本;若不降心,依文取证,无有是处。

  二百三十六、不生不灭者,本自无生,今亦无灭,非外道,将灭止生,以生显灭,灭犹不灭,生说不生。

  四百五十一、众生身中有金刚佛,犹如日轮,体明圆满,广大无边。只为五阴重云覆,如瓶内灯光,不能显现。

  二十四、此灵觉性,不可以智慧识,不可以言语取,不可以境物会,不可以功用到,诸佛菩萨,与一切蠢动含灵,同此大涅盘性。

  八十二、不遇盘根错节,无以别利器,纵有能人,不历执事,何以陶錬德器,博综智能。

  三百五十三、佛为增上慢人,说离淫怒痴为解脱耳。若无增上慢者,佛说淫怒痴性,即是解脱。

  五百〇二、世人多以有所得心,求无所得法。何谓有所得心,聪明伶俐,思量计较者是。何谓无所得法,思量不行,计较不到,聪明伶俐无处安着者是。

  三百八十九、过去诸如来,只是明心底人。现在诸圣贤,亦是修心底人,未来修学人,当依如是法。

  三百二十三、自性本来清静,烦恼菩提,生死涅盘皆是假名,原不与我自性相干,事事物物,皆是梦幻泡影。

  三百八十四、《楞严经》上佛说:“如我按指,海印发光,汝暂举心,尘劳先起。”我们和佛就如此不同。《楞严》一经,由阿难发起,做我们的模范。全经着重说“淫”字,由这淫字说出很多文章来。最初由阿难示现,因乞食次,经历淫室,遭大幻术,摩登伽女,以娑毗迦罗,先梵天咒,摄入淫席,淫躬抚摩,将毁戒体,如来知彼淫术所加,斋毕旋归。王及大臣,长者居士,俱来随佛,愿闻法要。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,光中出千叶宝莲,有佛化身结跏趺坐,宣说神咒。敕文殊师利将咒往护,恶咒消灭,提挈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。阿难见佛,顶礼悲泣,恨无始来,一向多闻,未全道力,殷勤启请,十方如来,得成菩提妙奢摩他。三摩禅那,最初方便。佛应阿难之请,就说出一部《楞严经》来。阿难遇摩登伽女,并非做不得主,这是菩萨变化示现世间,非爱为本,但以慈悲,令彼舍爱,假诸贪欲,而入生死。《圆觉经》说:“一切众生从无始来,由有种种恩爱贪欲,故有轮回;若诸世界,一切种性,卵生、胎生、湿生、化生,皆因淫欲而正性命;当知轮回,爱为根本!”所以说:“三界轮回淫为本,六道往还爱为基。”

  三百三十三、无心之心如恒河沙,诸佛菩萨释梵诸天步履而过,沙亦不喜。牛羊虫蚁践踏而行,沙亦不怒。珍宝馨香,沙亦不贪,粪尿臭秽,沙亦不恶。

  四百一十八、断除烦恼重增病,趋向真如亦是邪。随分世缘无挂碍,涅盘生死等空华。

  五百一十一、身心以自性为见。自性本来清净,湛然空寂,与空寂体中,能生此见,心无所染,妄心不生,我所心灭,自然清净,以清净故,能生此见。如明鉴中虽无像能见一切像,明鉴无心故。

  二百七十一、古德云:「将山河大地转归自己,能如此,便有独立自由份,生死轮回,皆不相干。」

  四百九十五、吾人事事依照佛说去行,心中却一无其事,方是不住法相;心中虽无其事,依旧精进去行,方是不住非法相。

  二百五十四、月圆则缺,日中则移,花绚则糜,水满则溢。世上没有一事一物可以“永保无虞”。是故佛说:这是娑婆世界,娑婆即遗憾,娑婆即痛苦。遗失让人宽容,缺憾教人知足;伤痛敲人警醒,苦楚催人觉悟。笑忘苦痛,虚怀载物,心安当下,无忧无怖。

  四百六十四、坛经者,人人皆知出于曹溪,而不知曹溪出于人人自性。人人皆知经为文字,而不知文字直指人心。心外无法,法外无心。

  二十九、声闻住空修空被空缚,修定住定被定缚,修静住静被静缚,修寂住寂被寂缚。

  一百七十三、布施何物?布施却二性。所谓善恶性,有无性,爱憎性,空不空性,定不定性,净不净性,一切悉皆施却。

  三百四十四、明明白白无生死,去去来来不断常;是是非非如昨梦,真真实实快承当。

  五百七十八、心不可传,以契为传。心不可见,以无为见,契亦无契,无亦无无。

  二百八十四、但学无心,顿息诸缘,莫生妄想分别,无人无我,无贪尘无憎爱无胜负,但除却如许多种妄想,性自本来清净,即是修行菩提法佛等。

  一百二十六、脱虚妄缠缚,破生死巢窟,第一要根器猛利轩豁,次办长久不退之心。

  五百〇九、道,但以假名字,引导于众生。未识得破时千难万难,识得破后,有什么难易。

  五百八十、处凡愚而不减,在贤圣而不增,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,不断不常不来不去不在中间及内外,不生不灭,性相如如,常住不迁,名之曰道。

  四百六十九、此事如青天白日,皎然清净,不变不动,无减无增,各各当人日用应缘处。头头上明,物物上显,取之不得,舍之常存,荡荡无碍,了了空虚。

  八十三、平常心是道,趣向即乖,到崮里正要脚踏实地,坦荡荡,圆陀陀,孤*危峭,不立毫发知见。

  一百二十三、有生有灭,即落于有,不生不灭,又落于无。真如本心,生而不生,灭而不灭,即是真如不变,不变真如。

  二百九十六、不分彼此随处随时,皆是现量,这就是平等独立,大无畏,本来的面目。

  七十三、参问之要在专一,不强作为,只守本分,须根脚有透脱处,明见本来面目。

  四百三十一、.譬如寒月,水结为冰。及至暖时,冰释为水。众生迷时,结性成心,众生悟时,释心成性。

  四十六、佛以大圆觉,充满河沙界,我以颠倒想,出没生死中,云何以一念,得往生净土,我造无始业,本从一念生,既从一念生,还从一念灭,生灭灭尽处,则我与佛同。

  五百四十六、参须实参,见需实见,用须实用,证须实证,若纤毫不实即落虚也。

  一百三十八、不见一法即如来,方得名为观自在,了即业障本来空,未了应须还宿债。

  一百一十三、莫贪短利将心昧,轮回之人皆因此;快刀斩断迷魂梦,直取正心超俗尘。

  五百三十三、若顿悟此心,本来清净,元无烦恼,无漏智性,本自具足,此心即佛,毕竟无异。

  五百四十一、一切烦恼业障本来空寂,一切因果皆如梦幻,无三界可出,无菩提可求。人与非人,性相平等,大道虚旷,绝思绝虑。

  二百二十、念有念无即名邪念,不念有无即名正念。念善念恶名为邪念,不念善恶名为正念。

  四百七十七、要得临命终时,不颠错,要从如今做事处莫教颠错,如今做事处颠错,欲临命终时不颠错,无有是处。

  七十九、百千法门,同归方寸,河沙妙德,总在心源,烦恼业障,本来空寂,一切因果,皆如梦幻。

  五百二十九、是人知得世间有为虚妄不实底道理,及至对境遇缘,蓦地撞在面前,不随他去,否则被伊穿却鼻孔定也。

  一百八十八、佛说: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世修得共枕眠。芸芸众生里,总有人为你倾心一见,总有人为你迷失,却心甘情愿。曾经邂逅的那些缘,错过了,也许难以江湖再见。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里,风,也有;雨,也有。如一个个标点,把汲汲奔波的人生释诠!

  五百一十五、若能于经教,及古德入道因缘中,不起第二念,直下知归,则于自境界,他境界,无不如意,无不自在者。

  一百三十七、妄身临境照影焉,妄身不殊,但欲去影留身,不知身本同虚;身本与影不异,不得一有一无,若欲存一舍一,永与真理相疏,更若爱圣憎凡,生死海里沉浮,烦恼因心故有,无心烦恼何居,不劳分别取相,自然得道须臾。

  二百二十八、莫撃念念,成生死河。轮回六趣海,无见出长波,念想由来幻,自性无始终,若得此中意,长波自当止,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;如何息妄情,还归空虚坐?虚无是实体,人我何所存,妄情不须息,即泛般若船。

  五百二十四、万物一如,不起分别,犹如一月当空,千波现影,影有现灭,月实自如。

  一百五十七、红尘堆里学山居,寂灭身心道有余,但得胸中憎爱尽,不学参禅亦工夫。

  六十一、不悟本性,即佛是众生,一念悟时,众生是佛故万心尽在自心应从自心中顿见真如。

  二百七十九、何谓圆照?前念已灭,后念未生,正恁么时,一心湛寂,了了明明,是之谓照。圆者,非着力,非不着力,不沉不浮恍如朗月孤圆是也。此寂一念未起,清净无比,遍体清凉,便是本来面目。

  六十六、无心者,无一切心。如如之体,内如木石,不动不摇,外如虚空不寒不碍,无能所,无方所,无相貌,无得失。

  三百三十一、学道深宜退步体究,但以生死为念,世谛无常,是身非坚久,一息不来,便是异世。

  五百五十七、舍一切烦恼是布施,与诸法无所起是持戒,与诸法无所念是忍辱,与诸法离相是精进,与诸法无所住是禅定,与诸法无戏论是智慧。

  三百八十二、悟门了当,澈见圣凡不二,迷悟不二,生死涅盘不二,有情无情不二。

  二百二十一、虽业识纷动,而性净自若,犹之虚空中万相森罗,而虚空仍自若也。

  二百三十八、是心不必更求心,是佛何劳更觅佛,倘于言句上作露布,境物上生解会,则堕在骨董袋中。

  二百一十五、实相是无相之相,真心是无心之心,真得是无得之得,真用是无用之用。

  四百九十三、如是静虑,一切有情,发心非难,常时不懈,能成就者,是则为难。

  五百〇八、境无自性,由见而有,不见即无。见无自性,由心有动,不动即无。动无自性,独由不觉,觉则不动。

  三百七十三、众生之心,犹如大地。五谷五果从大地生。如是心法,生世出世,善恶五趣,有学无学,独觉菩萨,及于如来。以此因缘,三界唯心,心名为地。

  四百二十、嗟末法,恶时世,众生福薄难调制,去圣远兮邪见深,魔强法弱多恐害,闻说如来顿教门,恨不灭除令瓦碎。

  四百七十三、但离却有无诸法,心如日轮常在虚空,光明自然,不照而照,无栖泊处即是行诸佛行,亦便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

  五百二十二、无念之念,生无生相,住无住相,异无异相,灭无灭相,非思虑计度所知,惟洞彻法源者,颇测齐彷佛,未易与缠情缚识者语也。

  九十三、悟寂无寂,真知无知,以知寂不二之一心,契空有双融之中道。无住无着,莫摄莫收,是非两忘,能所双绝,斯绝亦绝,般若现前。

  二百七十四、若以静处为是闹处为非,则是坏世间相而求佛相。离生灭而求寂灭。

  二百六十一、坐石看云闲意思,朝阳补衲静工夫;有人问我西来意,尽把家私说向渠。

  二百三十七、学道犹如守禁城,昼防六贼夜惺惺,将军主帅能行令,不动干戈致太平。

  一百一十四、知心不坏是实相法身,知心含万像是功德法身,知心无心是法性法身,随根应说是应化法身,知心无形不可得是虚空法身。

  三百三十六、过去事,莫思量;未来事,莫愿莫求;现在事,与一切事但知无着。

  四百四十五、一切诸法皆如幻,本性自空那用除。若识心性非形象,湛然不动自真如。

  一百九十五、住相布施生天福,犹如仰箭射虚空。势力尽,箭还坠,招得来生不如意。

  三百四十、惑见纷驰,穷之则唯一寂,灵源不状,见之则以千差。千差不同,法眼之名自立,一寂非异,慧眼之号斯存,理量双销,佛眼之功圆着。

  三百五十九、于一切处不住相,彼相中不生憎爱,亦无取舍,不念利益成坏等事,安闲恬静,虚融淡泊,此名一相三昧。

  四百九十六、但学无心,顿息诸缘,莫生妄想分别,无人无我,无贪嗔,无憎爱,无胜负。

  一百〇九、如如者说,无心之心,离一切相,众生诸佛更无差别,但能无心,便是究竟。

  五百九十、佛与众生,唯止一心,更无差别。此心无始以来无形无相,不曾生,不曾灭,当下便是,动念即乖,犹如虚空,无有边际。

  一百一十二、为心无染,妄念不生,我人心灭,毕竟清净。以清静故,能生无量知见。

  一百九十六、一水一山何处得?一言一默总由伊;全是全非难背触,冷暖从来只自知。

  三百二十八、众生着相外求,求之转失,使佛觅佛,将心捉心,穷劫尽形终不能得。

  四百二十七、于外相求,无有是处。于外相求,虽经劫数,终不能成;于内觉观,如一念倾,即证菩提。

  一百三十一、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,回光自照看,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,即向汝道。

  四百四十、知昼则知夜,知始则知终,如若先悟未生以前面目,便知末后安身立命之处。

  二百〇二、马祖云:「悟自本性,一悟永悟,不复更迷,如日出时,不合于暗,智慧日出,不与烦恼暗俱,一心境界,妄想即除即是无生。法性本有,有不假修,禅不属坐,坐即有着,若见此理,真正合道,随缘度日,坐起相随,戒行增薰,积于善业,但能如是,何处不通。」

  一百二十一、因守无常心,佛说有常性,不知方便者,犹春池拾砾,我今不施功,佛性而现前,非师相授与,我亦无所得。

  三百三十七、无住心似何物?不青不黄,不赤不白,不长不短,不去不来,非垢非净,不生不灭,湛然常寂。

  二百四十五、念佛人心清净,净心念佛净心听;心即佛兮佛即心,成佛无非心净定。

  二百六十九、菩提无是处,佛亦不得菩提,众生亦不失菩提。不可以身得,不可以心求,一切众生即菩提相。

  五百六十六、心体即定即圣,即真即正。非业非忄与(烦恼),非邪非恶,即断三障,即成三学。

  三百〇三、俗眼既认一切对待者为实事,分别计较遂致牢不可破,此所以有贪嗔也。

  五百六十五、举心动念,即乖法体,即为着相,无始以来,无着相佛。修六度万行欲求成佛,即是次第,无始以来,无次第佛。但悟一心,更无少法可得,此即真佛。

  四百八十二、竞利奔名何足跨,清闲独许野僧家,心田不长无明草,觉苑常开智慧花。

  一百八十、源乎源乎,千山势到(山狱,按:“山*在上,“狱*在下)边止,万派声归海上消。

  一百五十六、我佛原为度世而来,故所说法,无不世出世间一切摄尽,惟须融会贯通如是真实之义,则事事皆可奉持,时时皆是修行,在在皆得受用,而处处皆是佛法矣。

  十六、证此(本性)之时,万象俱绝,恒沙妄念,一时顿尽,无边功德应时俱备。

  四十九、吾有一躯佛,世人皆不识,不塑亦不装,不雕亦不刻。无一滴灰泥,无一点彩色,人画画不成,贼偷偷不得,体相本自然,清净非拂拭。虽然是一躯,分身千百亿。

  三百八十七、一切法本空,心即不无,不无即妙有。有亦不有,不有即有,即真空妙有。

  二百八十二、.无心者,非如土木瓦石顽然无知,所触境遇缘,心定不动,不取着诸法,一切处荡然。无障无碍,无所污染,亦不住在无污染处,观身观心,如梦如幻。亦不住在梦幻虚无之境。到得如此境界,方始谓之真无心。

  一百八十一、以思无思之妙,返思灵焰之无穷,思尽还源,性相常住,事理不二,真佛如如。

  一百〇一、心无所住,随处解脱,内外根尘,悉皆销殒,若一切无心,即无所住也。

  二百三十九、起见生心,分别执著便有情尘烦恼扰攘若以利根勇猛身心直下,修到一念不生之处,即是本来面目。

  一百〇七、.奋起一念如倚天长剑,使烦恼魔军逃窜无地。亦如红炉猛火,使情识霜雪,销烁无余。

  二百六十、虽即心即佛,唯证者方知。然有证有知,则慧日沉没于有地;若无照无悟,则昏云掩蔽于空门。

  一百〇八、不见一法存无见,大似浮云遮日面,不知一法守空知,还如太虚生闪电,此之知见瞥然兴,错认何曾解方便,汝当一念自知非,自己灵光已显现。

  二百〇一、佛法在日用处,行住坐卧处,吃(喝)茶吃饭处,语言相问处,所作所为处。

  四百三十五、诸法缘生者,谓一切法本来无生,但由因缘聚会,假现生相耳。(来源:经典语录优语录网)

  三百四十二、真如佛性,非是凡形,烦恼尘垢,本来无相,岂可将质碍水洗无为身。

  三百一十四、假借四大以为身,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,罪福如幻起亦灭。

  三百六十八、与一切境,无依无住,无有分别,明见法界,广大安立,了诸世间及一切法,平等无二。

  六十八、若欲见佛,须是见性,性即是佛,若不见性,念佛诵经,持斋持戒,亦无是处。

  一百一十一、死生之变亦大矣,衲僧家坐断报化佛头,不立纤毫知见,直下透脱。

  五百二十三、清净无染是戒;知心不动,对境寂然是定;知心不动时,不生不动想,知心清净时不生清净想,乃至善恶皆能分别,于中无染得自在者,是名为慧。

  二百〇七、诸佛法身,湛然不动犹如虚空,如虚空故,所以遍满一切,以便满故,所以空即无量,无量即空。

  五百八十八、先悟妙心,行无修之修,证无证之证,不用向外驰求,只自回光便了。

  一百六十五、真心无相,不来不去,生时性亦不来,死时性亦不去,湛然圆寂,心境一如。

  一百三十四、佛说:恶人害贤人,犹如仰天吐唾沫,唾沫到不了天,却落回自己身上。犹如逆风扬起尘沙,尘沙吹不到对方,却吹回自己身上。贤德不会被毁坏,但祸害却必然毁灭自己。

  四百、佛说;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。而你我的相遇要经过多少次的凝望呢?抑或我们本就有三生石的约定?也许吧,也许你早已不堪前世的回眸,注定今生要我痛彻心扉,那么来生我又怎敢与你后会有期?分手后,我们不可以做朋友,因为彼此伤害过;不可以做敌人,因为彼此深爱过!更何况,今生的爱,前世的债,我已如数还清,我的爱已倾尽所有,剩下的只有的一身疲惫。再会,还不是生一场,殇一场我若离去,便是放弃了一生的守候。我若离去,后会无期。

  五百三十一、佛法无多子,长远心难得,学道如初心,作佛也有余,始终总不变,真是大丈夫。

  二十五、一切法不可说不可念故,名为真如。意谓一切法无体,体惟净性,即是一切法体惟净性,所以诸法一如,称为一真法界。

  一百七十六、净律净心,心即是佛,除此心王,更无别佛,欲求成佛,莫染一物。

  五百八十九、不执着我,不分别法,便能调伏其心,若能调伏其心,便能彻明诸法缘起,洞悉缘起法性空无。

  三百九十七、无住心体,灵知不昧,性相寂然,包含德用,该摄内外,能广能深,非有非空,不生不灭,求之不得,弃之不离。

  五百九十二、离俗家与出家相应,去业障与道人相应,去习气与工夫相应,去烦恼与清净相应,此数相应,虽然觉得,不如不相应好。

  五百九十四、众生念念在虚妄之相上分别执著,故名曰妄念,言其逐于妄相而起念也;或难知是假,任复念念不停,使虚妄相于心纷扰,故名曰妄念,言其虚妄之相随念而起也。

  四百七十一、以不着相故,虽事来即应,而天君泰然不为所动;以相非断灭故,虽心不着相,而条理秩然毫无废事。

  佛以大圆觉,充满河沙界,我以颠倒想,出没生死中,云何以一念,得往生净土,我造无始业,本从一念生,既从一念生,还从一念灭,生灭灭尽处,则我与佛同。

  三百〇二、真正佛法的人生观,他是真能见着万法皆空,便立于这个空上。他又真能见着万法不空,便立于这个不空上。因为他立于这个空上,他便熄灭贪嗔痴三毒,灭除人我众生寿者四相。因为他立于这个不可空上,他便上求佛法,下化众生。

  四百〇九、心住无住处;心不住一切处;心不住善恶有无内外中间,不住空不住不空,不住定不住不定;如是名无住心也。

  三百五十五、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若无生灭,是如来清净禅,诸法空寂,是如来清净坐。

  一百八十七、证性须要无念。念者分别心也。有分别心,即落于对待;落于对待,即时时刻刻去分别,而为意识所笼罩,必观至无念方可。

  九十八、诸法如梦,亦如幻化。故妄念本寂,尘境本空。诸法皆空之处,灵知不昧,即此空寂灵知之心,是汝本来面目。

  三百〇八、无得无证者,即是证佛法身;若有得有证者,即邪见增上慢人,名为外道。

  四百八十一、以生死事在念,则心术已正。心术既正,则日用应缘时,不着用力排遣。既不着排遣,则无邪非。无邪非,则正念独脱。正念独脱,则理随事变。理随事变,则事得理融。事得理融,则省力,才觉省力时,便是学此道得力处也。得力处省无限力,省力处得无限力。

  三百一十、种种形貌,喻如屋舍。舍驴屋入人屋,舍人身至天身,乃至声闻缘觉菩萨佛屋,皆是汝取舍处,所以有别。本源之性,无取无舍,何得有别。

  二百三十一、自性本来不生也,本来不生即是本来不动。生灭即指无明,意谓自性中本无无明,说有无明,由于妄见耳。

  一百九十四、一切万法,皆从心生,心无所生,法无所住。不住法者,谓照见身心法相空也。

  五百二十八、一切众生心清净,从本无生无可灭,即此身心是幻生,幻化之中无罪福。

  一百七十九、竹春生笋,不离于春,即与母齐,等无有异,何以故?为心空故。修顿悟者,亦复如是。为顿除妄念,永绝我人,毕竟空寂,即与佛齐,等无有异。

  二百五十、直了自心,无性无念,则在眼曰见,在耳曰闻,在手执捉在足运奔。六根门头,无障无碍,六尘堆里,无染无杂。谓之无念行。

  一百二十九、是非生灭,一由自心,若能无心,于法即无碍无缚无解,自体无缚名为解脱。

  四百五十六、好恶是非,一时都放,则心无住处。心无住处,则无有心,即无有心,亦无无心,有无总无,身心具尽。身心尽故,泯齐万境。万境无相,合本一冥。冥然默照,照无不寂。以寂为体,体无不虚,虚寂无穷,通同法界。法界缘起,无不自然,来无所从,去无所至。

  三百五十四、天地无物也,我无物也,虽无物,未尝无物也。圣人如影,百姓如梦,孰为生死哉?

  三百六十四、言下便自认取本法。此法即心,心外无法,此心即法,法外无心。心自无心,亦无无心者。将心无心,心却成有,默契已。

  二百二十九、般若体毕竟清净,无有一物可得,是名无法可说;即于般若空寂体中,具恒沙之用,即无事不知,是名说法。

  五百九十一、大道本来平等,深信含生同一真性,心性不异,即性即心,心不异性,名之为祖。

  二百一十九、佛祖妙道径截,唯直指人心,务见性成佛尔,但此心源,本来虚静明妙。

  五百八十一、莫把庭花类此身,庭花落后尤逢春,此身一失知何处,三界茫茫愁煞人。

  三百八十八、过去事或善或恶,不复思量,思量则障道矣,未来事不须计较,计较则狂乱矣,现在事在面前,或顺或逆,亦不须着意,着意则扰方寸矣。但一切临时,随缘酬酢,自然合道这个道理。

  二百、一性圆通一切性,一法遍含一切法,一月普现一切水,一切水月摄一月,诸佛法身入我性,我性同共如来合。

  四百八十五、尽无尽。为二性空故,见闻无生是尽,尽者诸漏尽。无尽者,于无生体中,具恒沙妙用,随事应现,悉皆具足,与本体中亦无损减,是名无尽。

  一百六十四、与外不染色声等,与内不起妄念心,得如是者名为证;得证之时不得作证想,名无证;得无证时,亦不得作无证想,是名无无证。(无证无无证,是名毕竟证。)

  五百四十四、不识自心是真佛,不识自性是真法。欲求法而远推诸圣,欲求佛而不观己心。若言心外有佛,性外有法,坚执此情,欲求佛道者,纵经尘劫,修种种苦行,如蒸沙作饭,只益劳尔

  七十八、道由悟达,立志为先自博地具缚凡夫,便欲跋涉超证直入圣域,其小因缘哉。故宜操铁石心,截生死流。

  二百四十九、心不迷,不堕生死。业不繁,不忧形质。爱不重,不入娑婆。念不起,不生业累。

  二百四十六、觅身无实是佛身,了心如幻是佛幻,了得身心本性空,斯人与佛何殊别。

  五百三十、要得直截,不疑佛祖,不疑生死,但常放教方寸虚豁豁地。事来则随时拔置,如水之定,如鉴之明,好恶妍丑到来,逃一毫不得,信知无心自然境界,不可思议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奥门金沙网址